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姐姐日记|张含韵:听到有网友说“张含韵被低估了”,

发布日期:2020-09-11 07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有些网友看了节目后说“张含韵被低估了”,我觉得可能是大家比较看得起现在的我,我非常感激这个评价,说明之前自己的一些默默的坚持是没有白费的。但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,无论命运如何去打击你,但如果你认定了自己喜欢的东西,就要坚持下去,我觉得这个可能是生而为人,能够做到的、能够去体现的一种精神力量,还挺自豪的。

对于网友们称我为“迪士尼在逃公主”,我觉得是观众对作品的肯定,我特别感激,也很开心。但对自己来说,我觉得这个年纪公不公主就不重要了。可能小时候被别人称为公主会很受用,很开心,现在觉得那是对作品的肯定,而我自己呢,我觉得我也不是啥公主,咱也没那个命呀,公主有王子保护,我们只能自己靠自己,自己保护自己对吧?

节目当中是有很多低落的时刻,但我觉得30+最擅长的就是如何让自己在面对挑战时立刻振作起来。我们有很多科学的方法,比如吃吃糖,打打游戏,刷刷开心的段子。我觉得成熟和30+带给我最大的好处,就是越来越了解自己,越来越能让自己面对这些负面情绪,这是让我觉得非常非常引以为豪的地方。

【张含韵自述】

当时静姐在采访中说“有时候含韵也像我的小妈妈,一直照顾我”的时候,我觉得很感激。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过来人对于女性已经成熟的一种肯定。说到底,我最深的感受就是,身为女性,我感到心底有一种挺自豪的感觉,就是这是女性独有的柔软和敏锐,大家有这个能力去多照顾对方一丝的情绪,然后能多去感受和体会对方的需求,所以身为女性我很自豪。

《姐姐》中每一场表演我都很满意,但要说印象比较深刻的满意,应该是二公(第二次公演)的《这是因为我们能感到疼痛》。因为那场比较不容易,有绝处逢生的感觉,可能疼痛会深刻一点。也可能是因为我生活中快乐比较多,疼痛比较少,所以那一场疼痛的记忆就很深刻,然后又把它圆满地完成了,所以特别满意。

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毛渝川 图据受访者 编辑 李学莉

一公结束后我“观众喜爱度排名倒数第一”,确实挺受打击的。但作为深知命运无常的我来说,那种打击又是非常短暂的。到这个年纪一定要深知,命运随时会把你拍到谷底,那你无论在哪个坑里都得就地爬起来,不要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纠结和负面情绪上,也不要自怨。有这个精力和时间,不如就地爬起来,做什么尽力做好就行,最起码不负自己。

相比于16年前参加《超级女声》的懵懂和被动,参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是我自己去选择的。参加“姐姐”这个节目之后,让我变得更自信了,觉得背后有人支撑你了。和姐姐们成为朋友、成为战友之后,有一种精神的支持,大概这就是女团的能量来源吧。因为只是我自己的话,我觉得(表现得)好与不好就接受了,但一旦涉及到团队荣耀的时候,你就觉得再多都不够,就得为了大家拼,这种积极状态还挺幸福挺暖的。

后来三公的时候赢了孟佳、王菲菲和李斯丹妮,当时心情就很好呀,因为一开始没觉得自己能赢,但出结果的时候,我觉得为雨绮队长和我们团队争得了一些优势,那心情当然是好上天了。

(下载红星新闻,报料有奖!)

参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从某种意义上是张含韵的“独立宣言”。从年少成名到人气低迷,张含韵经历了起伏的人生,也让她更加坚定地面对生活,珍惜每一个机会。如果说之前的《身临其境3》给了张含韵一套复活盔甲,让她重生;那这次的“姐姐”则让她卸掉盔甲,在集体的温暖和女性的力量中,感受到幸福。不可否认,今年夏天和2004年的夏天对于张含韵而言,同样神奇,因为青春一定很美,但自己创造的自己,更美。